1月11日,哭泣中的王輝(化名),地上是他 打妻子的橡膠棍。 圖/瀟湘晨報攝影記者 辜鵬博
  滾動新聞記者 劉偉 報道
  “是瀟湘晨報嗎?有個女子被強迫賣淫,現在逃出來了,快來幫幫她。”撥打96360熱線的是長沙秀峰出租車公司的司機甘超。甘超說,被逼賣淫的女子名叫曲麗(化名),1月11日凌晨3時許,曲麗身穿睡衣拖鞋站在解放路與車站路交界處等車,寒風中,瑟瑟發抖的曲麗引起的哥甘超的註意。“上車後,發現她臉上,腿上全是傷。”甘超說,當時曲麗身無分文,一直強調要去救助站。
  “沒有毒資了,逼我去幹壞事”
  出於同情,甘超將曲麗暫時安排在高嶺小區內一家旅館內。
  1月11日中午,在的哥甘超帶領下,記者在高嶺小區8棟一旅館內見到曲麗。
  “用橡膠棍打我,這腿上,背上,臉上的傷都是他打的。”曲麗說,打她的人正是自己的丈夫王輝(化名)。2011年,兩人在溫州一家工廠內相識,相戀,之後便結了婚,婚後一年便生了一個兒子。目前,兒子在懷化老家,由爺爺奶奶帶著。夫妻倆一開始在溫州打工賺錢。去年11月份,曲麗和王輝為了離兒子近一點,決定來長沙打工。可一連兩個多月過去了,兩人工作沒找上,積蓄卻花得所剩無幾。
  “在長沙兩個月不到,丈夫便開始賭博吸毒,錢一下就沒有了。”曲麗說,為了籌毒資,王輝經人介紹,開始游說自己賣淫。“沒有毒資,逼我去幹壞事,我心都涼了。”曲麗說,當時,自己就表明瞭態度,不去賣淫,結果遭到丈夫暴打。曲麗說,王輝事後覺得自己做錯了,並保證不再吸毒。為了兩歲的孩子和這個家庭,曲麗選擇了原諒。
  然而三天不到,王輝又轉變了態度。“又要我去賣淫,”曲麗說,自己拒絕了丈夫的要求,結果又遭致一頓毒打。由於每天都會遭到王輝暴打,不堪忍受的曲麗兩次從住處出逃,都被王輝給逮住,回來被打得更慘。
  第三次出逃,曲麗成功了。“去打針的時候,趁著王輝去買煙,拔了針管溜出來的”,曲麗說,當時自己就只穿了睡衣,身份證,衣服,錢包全落在旅店里,不敢去拿。“當時瞬間感覺自己得到瞭解脫,只想去救助站回老家。”曲麗說。
  “沒逃成,會被打得更慘”
  曲麗告訴記者,在長沙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兩人一直住在朝陽一村9棟一家叫星星旅館的長租房內,房間號為8620。為核實說法,記者來到星星旅館8620房。但此時,房門緊閉。記者敲了敲門。一連敲了幾遍,未見房內有人應答。
  “你們找誰?”星星旅館老闆娘問,得知記者是曲麗親戚後,老闆娘拿出鑰匙打開了8620的房門。在房間內,記者發現了曲麗的身份證。
  “王輝去哪了呢?”記者問。“可能去打牌去了。”老闆娘說。“王輝是不是經常打他的妻子呢?”記者再問,“沒有親眼看到打,但是,經常聽見他們住的屋裡有女的在哭。”老闆娘說,第二天,夫妻倆又會輓著手,看似恩愛的走出去。“曲麗臉上腫了,腿也一瘸一拐的,”老闆娘說,曲麗人比較老實,性格也偏軟,有時看見曲麗被打得厲害,老闆娘勸她逃出去,結果逃了兩次,都被抓了回來。“沒逃成,結果被打得要死。”老闆娘說。
  老闆娘說,因為懷疑王輝吸毒,王輝所拖欠房租費用近五千元,老闆娘都不敢去問。
  男子已被警方拘留
  1月11日晚上9時許,記者將掌握的情況向五里牌派出所民警反映。隨後,值班民警周立決定採取抓捕行動。9時30分,民警來到王輝住處。“王輝住哪間房,打開房門。”民警對旅館老闆說。“人還沒回來”,旅館老闆說,詢問中,旅館老闆向民警透露了一個重要信息,“可能在8棟打牌。”
  在旅館老闆帶領下,民警火速趕往牌館,意外的是,一番找尋後,民警並未發現王輝。“你(旅館老闆)有王輝電話嗎,給他打個電話,說他老婆回來了”周立說。
  不久,旅館老闆撥通了王輝的電話,“你老婆回來了,你快回來。”電話中,王輝表示馬上回來。此時,民警已在旅館內等候王輝的到來。半個小時後,在旅館外守候的旅館老闆一眼認出了王輝並向民警示意。“你是王輝吧?”民警問,王輝點了點頭,隨即民警將他帶回派出所。在詢問室內,王輝見到了曲麗。面對民警的詢問,王輝承認了自己毆打妻子曲麗的事實,得知家暴會入刑,王輝痛哭了起來。“老婆我錯了,原諒我好嗎,給我一次機會,我會改邪歸正的。”王輝說。但此刻,泣不成聲的曲麗卻不再相信熟悉的道歉和承諾。“我的心已經死了。”
  目前,王輝因涉嫌吸毒已被警方拘留,案件也在進一步調查當中。曲麗則踏上回娘家的列車。  (原標題:“沒有毒資了,逼我去幹壞事” 不堪家暴女子凌晨逃生)
創作者介紹

impossible

rq66rqey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