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避
  新華社發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9月下旬印發關於嚴禁黨政機關到風景名勝區開會的通知,明確地方各級黨政機關的會議一律在本行政區域內召開,不得到其他地區召開;同時,嚴禁各級黨政機關以召開會議等名義組織公款旅游。
  限令“落地”滿月,酒店議事、奢華超標、異地開會等亂象是否得到遏制?記者實地調查發現,多地五星級酒店入住率有所下滑,政府性會議明顯減少,說明“限令”見效。同時,借助論壇、研討會等方式,以黨政機關名義在異地開會的現象仍有發生。一些超出《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管理辦法》規定標準的會議“變種”,依然在部分高星級、高消費酒店召開。
  新華社記者 王存福 杜放
  異地超標開會
  會議消費現“變種”
  根據通知,新規適用於各級黨的機關、人大機關、行政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以及工會、共青團、婦聯等人民團體和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記者在京走訪多家星級酒店發現,政府性會議數量在減少,但從近一周情況看,以政府機關名義召開的論壇、研討會仍有出現,還有個別以外地政府機關名義的會議出現。
  10月29日上午10時許,記者在北京復興門外大街真武廟路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堂的電子告示牌上看到,近10項會議正在酒店多個區域同時進行。主辦者中,就包括兩家異地政府機關和一家央企。
  在酒店會議中心簽到處,“德州市金融辦會議”參會者正在大堂報到,會務人員正在佈置桌椅。記者以參會者身份向酒店會議銷售人員瞭解到,該會議於當天起簽到召開。酒店會議室報價為場地費一天2萬元,桌餐每桌2500元,均需另加15%服務費。
  此外,按照今年1月起實施的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管理辦法,除了以黨中央和國務院名義召開的一類會議,二、三、四類會議應當在四星級以下(含四星)定點飯店召開。根據規定,中央事業單位會議費管理也參照該辦法執行。但從實際情況看,五星級酒店的會議中心生意仍然很紅火,特別是一些有“政府主辦、企業友情贊助”之嫌的政府性論壇。
  10月27日下午3時許,記者來到位於北京西城區的金融街洲際酒店五層,一政府機構下屬單位為第一主辦方,與一家證券公司共同主辦的“把脈中國經濟高層研討會”,正在該五星級酒店的“西安宴會廳”召開。
  記者在會議現場看到,約200平方米的會議廳有近百人在座。研討會下發的參會手冊稱,多位處級以上負責人正在參加會議。據酒店方介紹,該宴會廳一個下午會議“純場地費”為35000元,不含任何設備費用。
  此外,調查中發現的在五星級酒店舉辦的政府性論壇、事業單位宴請還包括:10月27日下午,在五星級的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電子告示牌顯示,一事業單位與企業聯合主辦的“IT2020高端論壇”晚宴在此舉行。據該酒店人員介紹,50人左右的會議,每人會費800元,晚宴則為每人400至600元;同日下午4時許,多個相關部門主辦的“國際醫葯創新合作論壇”在五星級的北京國賓酒店舉行。
   以“論壇”名義和“定製”方式
  規避限令有新招
  《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管理辦法》《關於嚴禁黨政機關到風景名勝區開會的通知》等“新規”高壓之下,部分高消費會議為何沒有禁絕?記者調查發現,政府性論壇、展會等會議消費成為違避限令的方式。
  ——“論壇暨會議”現象,打著業內對話旗號進行價格不菲的“政府點題、企業埋單”。記者連續三日在北京西城區及王府井、國貿等區域調查發現,在一些豪華酒店,政府、事業單位召開的論壇、展會均存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銷售負責人坦言,“這些論壇的主辦方中,政府、企業乃至事業單位、協會併列存在,很難說清會費誰埋單。”
  “市場上平均展會、論壇場地費半天要4萬至5萬元,人均一頓自助餐加茶歇可達2000多元。”凱悅酒店集團旗下一家五星級酒店銷售負責人說。記者看到,部分事業單位為第一主辦方的論壇還設有雞尾酒會、牛扒冷餐會。
  ——“定製會議廳”現象,採用“地下會議室”等更隱蔽的方式。比如,記者在北京王府井附近的東方君悅大酒店看到,酒店除了地下二層宴會廳外,在4層還建有董事會議廳,但必須刷卡才能到達,一些董事會議廳穿插在客房中間,標牌十分隱蔽。
  ——部分定點酒店的會議消費也仍有奢侈之嫌。根據中央和各地近年陸續出台的相關規定,目前多數公務機關在京住宿費標準一般為一天350元,即使按照一類會議的“最高標準”,會議費綜合定額標準為不超過每人每天660元。
  然而,在德州市金融辦赴京開會的星級酒店,專設的會議中心每層有1個容納上百人的宴會廳,3個可容納20人以上的“小包間”。此外,會議中心多層都設有奢侈品專賣、鮑魚等高端餐飲。即使按照酒店提供的“住宿每間500元、宴請每桌2500元”的“折扣價”,也超過目前多數機關的差旅、會議標準。
  一家國際大型酒店集團在華負責人坦言,奢華會議屢禁不止,不僅是會議舉辦方有錢沒處花,背後還存在政府會計制度、論壇審批機制的“貓膩”。“比如,將酒店開會支出放在會議費、招待費還是培訓費,各單位有不小的自由裁量權,依然有‘做賬’空間。”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劉俊寅說。
   剎住“慣性”違規
  會風還需長效治理
  中央“反四風”以來改進會風、精簡會議收效明顯。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管理辦法明確,要建立會議分類審批制度,各單位召開會議應改進會議形式,充分運用電視電話、網絡視頻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降低會議成本,提高會議效率。但與此相悖的是,“政府點題、企業埋單”的論壇是否適用新約束,依然處於模糊地帶。
  中央黨校教授辛鳴表示,對於自費掏錢主辦會議的部門一定要查清楚,對那些給一些協會、企業舉辦的活動進行掛名的,也要查明白,為什麼要合辦,其間有無合理的報批手續等。
  事實上,記者瞭解到,政企合作的論壇為數不少,甚至成為一些地方高消費酒店的“新興業務”。“比如有商業地產配套的豪華酒店雖不掛星,但卻是超五星的消費。繼續大行奢侈之舉的同時,又能規避禁令中的相關星級要求,需要規範並引起警惕。”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珏林說。
  東部沿海一家酒店集團負責人也表示,“現在一些地方提出強化公務定點接待,這並不合適,不能再回到讓酒店靠關係吃訂單的老路,而應該推進政府公開透明地招標採購相關服務。”
  專家認為,還要通過財政、審計手段形成會議長效管控機制。華東師範大學旅游學系教授樓嘉軍認為,必須從源頭約束政府性會議、論壇數量,管住變相會議及隱性消費。“可按期公示定點飯店名單及價格,確保透明度。”
  (據新華社北京11月3日電)  (原標題:星級酒店仍有誰在開會)
創作者介紹

impossible

rq66rqey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