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河北省豐潤縣潘家峪村村民委員會委托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全權代理“潘家峪慘案”受害者遺屬,向中國法院起訴日本政府。中新網記者 劉彥領 攝
  中新網北京7月13日電(劉彥領)“‘潘家峪慘案’只是日本侵略者二戰時在中國犯下滔天罪惡的滄海一粟。日本政府這些年不僅沒有反思和謝罪,反而美化侵略歷史,妄圖修改和平憲法,不斷升級複活軍國主義。”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會長童增13日表示,日本政府這些舉動昭示著他們正一步步重蹈歷史覆轍,但血債終須償還。
  13日下午,河北省豐潤縣潘家峪村村民委員會在北京舉行儀式,簽署委托授權書,委托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全權代理“潘家峪慘案”受害者遺屬,向中國法院起訴日本政府。訴訟要求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謝罪,並索賠60多億元人民幣。
  童增表示,“目前為止,‘潘家峪慘案’的訴訟是受害者遺屬向國內法院提出的幾起訴訟請求案件中索賠數額最高的。”
  潘家峪是位於河北省唐山市豐潤縣的一個小山村,二戰時期為抗日堡壘村。1941年1月25日,3000多日軍和2000多偽軍對手無寸鐵的村民進行血腥屠殺,村中1298人被殺害,製造了震驚中外的“潘家峪慘案”。
  “‘潘家峪慘案’受害者遺屬多年來都有一個願望,就是起訴日本政府,為在天亡靈討公道。”童增說,“我們會聘請律師,幫他們整理起訴材料,儘力幫助他們圓這個夢。如果能夠順利立案,這將是中國二戰大屠殺受害者遺屬首次通過國內法院集體控訴日本政府”。
  如今已經86歲高齡的潘守力,是“潘家峪慘案”的幸存者之一。在潘守力看來,最令他痛恨的是當年老人、婦女、兒童的慘死,這些弱者的屍首觸目皆是。“這段痛苦的經歷在我心裡壓抑了73年,我常常在夜裡做噩夢,村民被殺害的慘狀將我驚醒。”
  潘守力老人眼裡泛著淚花,講述了當年村民被殺害的情景:“鬼子把全村人圈在西大坑,硬把婦女們推下白薯窖,赤身裸體,先遭鬼子姦污,再用刺刀破腹挑腸,全身沾滿血污。”
  “當時我年僅12歲,躲在角落裡被人壓在下麵,才得以幸免於難,在人都死了以後,日本鬼子還挨個用刺刀往每個死者身上刺。”潘守力撩起褲腿給記者看他小腿上清晰可見的傷痕,帶著哭腔說“這是鬼子用刺刀刺穿的”。
  潘家峪慘案只是日本侵略者二戰時在中國犯下滔天罪惡的滄海一粟,在童增看來,每一位幸存者證言都是一段悲慘記憶,都是一段活生生的歷史,也都是侵略者罪惡的鐵證。
  “那年我6歲,親眼看到一位孕婦肚子被刺刀劃開,小孩被刨出來,然後用刀劈成兩半扔到火坑。”這是一位老人親眼目睹的情景,這位老人名叫潘善增,“潘家峪慘案”的另一位幸存者,現年80歲。
  “我媽抱著我,在坑裡的時候,聽到兩個千馬嶺的人跪下求情,日本鬼子一刀便砍下他們的腦袋。最後我媽把我塞進了茅房坑裡,人不斷的倒下,把我壓在了死人底下才得以保全性命。”潘善增說。
  在“潘家峪慘案”73周年紀念日前夕,村民潘貴清代表幸存者及遇難者後人宣讀《寫給日本政府的一封公開信》,要求日本政府能為歷史負責,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1298位無辜死難者一個說法。
  其實早在1992年,潘家峪就走上了維權之路,但最終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潘家峪民間對日索賠團團長潘瑞燊向中新網記者展示了潘家峪1298位死難者名錄,作為見證那段歷史的確鑿證據,“我們成立民間對日索賠團,就是要日本政府必須對受害者及其遺屬深刻反省、真誠謝罪、足額賠償。”
  對潘瑞燊來說,只要日本政府對潘家峪人民堅持不反省、不謝罪、不賠償,他們對日本的官司將世世代代打下去,直到取得最後勝利。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一路走來步履維艱,如今‘潘家峪慘案’受害者及其遺屬的集體上訴將更加直白地揭露日本暴行。”在童增看來,戰爭過去幾十年,但是對於戰爭、對於侵略者的控訴之聲依然堅韌。
  “通過追究日本侵略者當年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讓那些正在企圖挑起戰爭的日本右翼和政府要員明白‘血債終須償還’的淺顯道理。”童增說。(完)  (原標題:“潘家峪慘案”遺屬將狀告日本政府 索賠逾60億元)
創作者介紹

impossible

rq66rqey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